实时报道

精彩实况即时呈现

走向剧场的民间锣鼓

文/郝世勋



我和绛州鼓乐三十年

任何一种文化形态,都有它的萌生、发展和鼎盛时期,绛州鼓乐也是如此。 

郝世勋

一方水土演绎一方风情。在新绛,经过千百年来的传承与积淀,不论是逢年过节,或是婚丧嫁娶,还是承运祈福,都会有民间锣鼓的身影。
也正是在这样的土壤中形成、发展了颇具民俗特色和地域色彩的民间艺术。
它们生之民间、兴之民间,世世代代,经久不衰;村村落落,遍及城乡,成为居民必不可少的精神伴侣,且一直流传至今。
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民俗的变革,绛州民间锣鼓的生存状况也同全国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,面临着传承难、发展难等诸多窘境。 ​
倏忽间,我与家乡民间锣鼓的缘分已有三十个春秋了。
1985年,我从运城市艺术学校调回家乡新绛县文化馆工作,由一名音乐专业教师转为一名群众文化工作者。
到职伊始,适逢大展宏图之良机,全身心地投入到民间音乐的搜集、抢救、挖掘和整理工作之中,一干就是两年多,走村串乡跑遍了南岭北山、汾河两岸,先后完成了丝竹乐"吹弹",高跷剧"八仙过海",鼓吹乐"唢呐",锣鼓乐"花敲鼓、花鼓、穿箱锣鼓、锣鼓、鼓车锣鼓"以及"宗教音乐"、"道士杂乐"、"圣教育乐"等部分资料的收集、整理工作,成为绛州民间音乐资料信息掌握最丰富的音乐人之一。
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,我与新绛民间锣鼓乐结下深厚感情,并投身到了民间鼓乐的学习、研究与传承之中。



民间锣鼓是我的最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