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故事

过去我们来自农村
现在我们走向国际

Shadow
Slider

走向剧场的民间锣鼓

文/郝世勋我和绛州鼓乐三十年​ 任何一种文化形态,都有它的萌生、发展和鼎盛时期,绛州鼓乐也是如此。 郝世勋

民间锣鼓是我的最爱

文/郝世勋山西是"鼓"的发源地之一,也是我国鼓乐品种繁多、艺术水平较高的地区之一。被称为"晋鼓之秀"的绛州鼓乐,大约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已成雏形,春秋战国曾有"秦筝晋鼓"之说,唐代便以"擂大鼓"而遐迩天下。

那是1986年的冬天

文/郝世勋我和侯小平老师在北山脚下的北张村录音时,无意中听到了锣鼓声。出于好奇,我便快步朝有锣鼓声的地方赶去。锣鼓的敲击声越来越近,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,到了现场才知是丧葬锣鼓。 

传承发展是我的追求

通过搜集、挖掘、整理新绛民间锣鼓,我把第一手资料进行分类,做了一个小结,并给馆长做了推荐,同时提出了个人的想法:组织活动,把各种锣鼓集中到县城进行比赛,全程录音收集保存。​

《秦王点兵》是我的起点

​文/郝世勋1987年6月,我们接到了省文化厅的通知,新绛县"梅花鼓"参加山西省首届民间艺术节。这时我才明白,省市的领导到新绛等县市观看社火表演的目的之一是选节目。

良机错失是我的惋惜

文/郝世勋2008年,绛州鼓乐的演出市场逐渐萎缩,入不敷出的现实使得经费无保障、演员不稳定,绛州鼓乐处于由兴盛转为衰落的拐点上,尤其是在经济转轨、文化体制转型的新形势下,绛州鼓乐面临着极大的冲击和挑战。 ​

代有传人是我的欣慰

文/郝世勋​ 三十年来,在绛州鼓乐的传承发展中,我遇到了无数好鼓手、好专家、好领导、好老师、好兄弟、好演员和好学生。​

艺术提升是我的使命

文/郝世勋2015年我们结识了北京时代新纪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陈纪新董事长,经多次交往后陈总非常看好绛州鼓乐,后又介绍台湾百人团股份有限公司执行长江宗鸿先生。​ 大家一见如故,每次谈起绛州鼓乐都有说不完的话题。